清風大別山之程坦的故事
 

  程坦,1907年出生于新縣箭廠河鄉黃谷畈村,1925年參加鄂豫邊農民運動,1927年參加“黃麻起義”,192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建國后,歷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部長、省委副書記,中華人民共和國內務部副部長等職。

《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

  大家耳熟能詳、久唱不衰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就是由他改編的。1934年8月,程子華受黨中央派遣,由中央蘇區來到鄂東北道委駐地天臺山地區的新縣卡房。程子華同鄭位三以及程坦、劉華清等人住在一起時,向他們“傳達中央指示,傳達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就這樣,程坦萌發出編寫關于紅軍紀律的新歌詞的念頭。編寫什么形式的歌詞,采用什么樣的曲調呢?他首先想到了流行于鄂豫皖蘇區的革命歌曲《紅軍紀律歌》和《土地革命歌》。當時,程坦出于政治部秘書長的政治責任感,將程子華傳達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的內容,仿照《土地革命歌》的歌詞寫法,編成通俗而又押韻的9字節歌詞,填入《土地革命歌》的曲調,之后拿到鄂東北道委獨立團進行教唱……最初的《紅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就這樣誕生了!

  程坦在創作《紅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時,付出了大量心血,但他從不為自己邀功。新中國成立后,《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最初注明的詞作者是毛澤東,曲作者是李劫夫。

  1959年,程坦在家請客吃飯,大多數客人是紅二十五軍政治部和紅十五軍團政治部的戰友??腿藗冿堬栔蟊愠鹆恕度蠹o律八項注意歌》。這時,有一位客人提到:應該把程坦當年改編《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這件事說一說,寫一寫。程坦用濃重的河南新縣口音阻止道:千萬搞不得!“文化大革命”中,黃鎮將赴美國擔任中國駐美國聯絡處主任,程坦在家設宴為他餞行,吃飯作陪的全都是他紅十五軍團的戰友。黃鎮說,《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有程坦的功勞,應該公布于眾。程坦還是那句話:不行不行!千萬搞不得!“文化大革命”結束后,唐天際提出一個議案,說《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是程坦改編的,建議為此正名。這個消息一傳開,一時間不斷地有人到醫院采訪病重的程坦。胡耀邦到醫院看望程坦,開玩笑地說:“老程,看來你也活不長了,有什么事情要我辦,快說吧!”程坦說:“還真是有事麻煩你,一是我不想進八寶山,想葉落歸根,埋到老家的程家墳山上去;二是希望搞清《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的編作過程,以組織的名義確定我在編作這首歌中的作用,以免別人誤解。本來想永遠不提這首歌的事,但現在要采訪我的人越來越多,逼得我不得不要求澄清歷史事實,我不希望別人背后議論我是個騙子。”直到1981年《解放軍歌曲》雜志第3期發表了該刊采寫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的產生》一文,第一次在媒體上公開報道了這首歌的編作過程,明確指出該歌的歌詞編作者是程坦。

告誡子女不占公家的便宜

  在戰爭年代,程坦堅決貫徹執行黨和紅軍的“不拿一針一線”的規定;和平年代,程坦大公無私,清正廉潔,從不占公家一分一毫。

  程坦的公務用車是一輛西德出產的奔馳。他嚴禁子女乘坐這輛奔馳車。他說,車是公家為他的工作配發的,是公用財產,只有他有權因公使用,別的任何人包括他的子女都不得動用。他的兒子在中共中央直屬育英小學上學,一直是乘坐公共汽車往返學校,一個來回至少要3個小時。

  1958年,程坦在中共中央交通工作部任副部長。當中共中央交通工作部要撤銷,合并到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部時,不少物資要處理,包括部機關樂隊的樂器。此時,程坦的兒子程沐雨在上初中,喜歡吹拉彈唱,樂隊負責人送給他一部手風琴。程坦得知此事后,異常震怒,嚴厲地對兒子說:“公家的便宜一分都不能占!你馬上把手風琴還回去!”程沐雨只好將手風琴還了回去。事后,程坦還嚴厲地批評了那位樂隊負責人。

不為家人搞“特殊化”

  程坦的二哥程宗祿,早年參加紅四方面軍。1932年,隨紅四方面軍主力到川陜,后被國民黨軍俘虜,和難友一起集體暴動,逃入深山老林躲藏,在綿陽一帶四處流浪,給別人打短工度日。新中國成立后,程宗祿以賣菜為生,生活相當清苦,程坦每月都給他寄去生活費。程宗祿后被定為流散老紅軍,按國家規定,應當享受生活補貼。程坦調北京工作后,曾是分管全國優撫工作的一把手,也有條件解決程宗祿的優撫待遇。但程坦說,國家現在還相當困難,我二哥的生活費,還是我自己來負擔吧。直到去世前,程坦每月都要給程宗祿寄去生活費。

  程坦在追求革命理想與信念的道路上一直沒有停下腳步,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一名共產黨員的使命與擔當。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光榮傳統不能丟,丟了就丟了魂;紅色基因不能變,變了就變了質。”牢記歷史才能不忘初心,善于傳承才能繼續前進。讓我們繼承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優良品質,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責編 :屈子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