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話很少,更沒留下壯語豪言;他故事很多,樁樁件件在領導、同事、百姓心中珍藏。
    他休假很少,連老父親多次到北京做心臟搭橋手術都沒有時間陪護;他走過的路很多,羊山新區的每一寸土地他都曾一步步丈量。
    他叫龔旭東,生前為羊山新區建委主任。
    2016年12月27日,堅守建設崗位26年、為羊山新區建設事業奮斗了6年的龔旭東因過度勞累促使心臟驟停,倒在了新申河東支內河治理工地,倒在了羊山新區建設一線,把自己的血和汗,永遠地灑在了這片大地,生命定格在47歲。
    “一息尚存,工作不止。”他用自己的年輕生命詮釋了一名人民公仆的無限忠誠,以實際行動彰顯了一名共產黨員的崇高品格。
    在紀念中國共產黨誕辰96周年之際,中共信陽市羊山新區委員會做出《關于開展向龔旭東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號召新區全體黨員干部向龔旭東同志學習,自覺以先進典型為鏡,汲取精神力量,激發奮斗動力,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為構建“四個新區”發展目標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龔旭東離世前幾十個小時,生命這樣倒計時——
    2016年12月26日,星期一,正值寒冬臘月,晚上7時許天已經黑透了,下班后去內河巡視了一圈,查看了新申河東支、青龍河建設和征拆情況后的龔旭東,一進家門便癱倒在沙發上,他太累了。
    看到他疲憊的樣子,妻子很心疼,給他端來一碗骨頭湯。雖然一點也吃不下,但龔旭東還是強打精神喝了幾口。
    “他常年都是早飯匆忙,中午飯湊合,晚上回來我就想讓他吃得好一點。但那兩天他一直沒有胃口,說一點也不想吃。去世的頭一天晚上飯也沒吃,只喝了一點骨頭湯。”妻子回憶道,“我勸他好好休息一下,顧及一下自己的身體。他又說沒事,等忙完這陣子,讓我踏踏實實地睡兩天,我就能緩過來了。”
    自2011年4月接任羊山新區建委主任以來,龔旭東很少有機會睡個好覺。項目建設要找他,工程質量和安全要找他,工地揚塵治理還要找他;下大雨道路排水不暢要找他,征地拆遷要找他,建筑老板拖欠農民工工資還要找他……
    “有時候在家吃著飯、洗著頭,他接到電話馬上就走了。遇到急難的事情,凌晨一兩點接到電話,馬上趕去處理也是常有的事情。晚上沒有事情需要緊急處理的時候,他就坐在床上想工作,有時候凌晨兩三點我睡一覺醒來,發現他還在坐在那里。”這些場景,妻子已經司空見慣了。
    臨近年底,更是有許多繁瑣的工作等著他去解決,特別是剛接手的內河治理工作。
    內河治理,是市政府2016年“十件實事”之一,其中有新申河東支等6條內河的治理任務落在羊山新區。事關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龔旭東清楚自己的責任有多重。
    又是漫長的一夜,龔旭東思索著新申河東支治理中遇到的問題,久久無法入眠……這條河2800多米的河道,他已經走了無數遍,哪里有一個土堆,哪里有一塊石頭,他都知道。
    12月27日,星期二,早上6時50分許,天還沒有亮,風刺骨的冷,龔旭東穿上毛衣、外套,簡單收拾了一下,就夾著新申河東支的圖紙匆匆出了家門,像往常一樣第一個來到辦公室。根據工作安排,每周二、周五他都要去新申河東支內河治理工地現場解決遇到的問題。
    上午,他處理了一下新區違法違規項目的清理整頓工作,感到胸口有些發悶??吹絼倓倧墓さ厣匣貋淼母敝魅卧S東飛,他還交代了一下下午去新申河東支治理現場需要準備的一些工作,并督促許東飛再到幾個項目工地看看拆遷、建設的工作進展。胸口更悶了,他真的很想休息一下,但還有幾個文件要看。好幾年沒休過年假的龔旭東,沒有因為身體原因請過一次假。一直工作到中午,感到身體很不舒服的龔旭東沒有吃午飯,到會議室的沙發上躺著休息了一會兒。
    下午2時40分,龔旭東跟新區市容市政園林管理處副主任王珺一起從新區出發,3時前到達田園牧歌小區項目部。“先是開了半個小時的會,研究新申河東支治理的相關問題。那天風很大,天很冷,龔主任看上去非常憔悴、疲憊,開會的時候還一直在冒虛汗,連外套的扣子都解開了。開完會,我們就從田園牧歌項目開始,沿著河道向南,邊查看拆遷和建設情況,邊跟施工單位商討治理相關事宜。大概走了200多米,就看到龔主任雙眼緊閉,往后退了幾步,表情痛苦地仰面摔倒,手里還緊緊地握著筆記本……”回憶起當天的情景,王珺記憶猶新,“倒下前,他還在打電話安排工作……”
    “龔主任怎么了?暈倒了?有生命危險?怎么可能!”下午3時許,新區建委辦公室工作人員魏方接到電話,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個多小時前,他還拿著幾個緊急的文件找龔旭東簽署。“當時龔主任說,他馬上要去新申河治理工地,等回來看看再簽。誰知道,這一去竟沒有回來。”魏方回想起當天的情景,眼淚一直在眼眶中打轉。
    陸續接到電話的同事們全部趕到現場,看到搶救中的龔旭東沒有一點反應,身體漸漸冰冷,大家的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淚水,奪眶而出。
    他就這樣匆匆地走了,來不及過5天后48歲的生日,來不及再給爸媽做一頓他們愛吃的飯菜,來不及帶剛上大學的女兒出去好好玩玩,來不及再給妻子剪剪指甲捏捏背……
    他的音容笑貌成為永恒:樸素的裝扮、和藹的笑容、執著的目光、干練的短發、胖胖的臉龐……
    主任,兒子,老公,爸爸……為他送行中,不同的呼喊,同樣的痛徹心扉。
    “當一條條寬闊的馬路連成路網,當一座座高樓拔地而起,當一片片荒坡荒山變成美麗的城市,當新區藍天更藍、流水更清時,他卻永遠離開了我們……他用自己辛勤的腳步丈量著新區的一寸寸土地,用辛勤的汗水澆灌著新區的一個個建設項目,把一片深情傾注于新區的建設事業,融入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中……”龔旭東去世后,在新區建委負責大氣污染防治工作的王宏業回憶起與他一同工作的點點滴滴,滿含熱淚寫下了上面的文字。
    生命,在錚錚誓言中永恒
    究竟是什么,讓他如青松般,將終生許給了大地?
    “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1999年12月,龔旭東在黨旗下鄭重宣誓時,心中就早已深深埋下了為黨和人民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種子。
    生命之花的綻放不是一時一地的激情噴發,而是長久以來的沉淀積累。
    1990年,龔旭東從武漢測繪科技大學畢業后即回到信陽參加工作,歷任信陽地區建設局房產測繪科科員、信陽市建委辦公室副主任、主任,市住建局勘察設計與標準定額管理科科長。
無論是在專業技術崗位,還是在行政管理崗位,他都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以極大的熱情和鉆勁,認真學習相關知識,不斷適應新崗位要求,考取了國家注冊房地產評估師資質,被評為“信陽市拔尖人才”,積累了豐富的建設行業管理經驗,獲得了業內一致肯定。由他具體負責項目實施和現場管理的百花園百花之聲項目,先后獲得“省建設科技進步二等獎”“省中州杯獎”等獎項,被省住建廳評為“河南省十大建筑”,并被推薦申報國家建設工程魯班獎。
    因人品好、精通專業和管理工作而調到羊山新區的龔旭東,在接任建委主任后,更是出色地完成了各項工作任務,連續4年被評為“羊山新區優秀共產黨員”,2015年被評為“羊山新區優秀黨務工作者”,還被授予“省建設科技管理先進工作者”“省十一五建設科技管理先進個人”“省建設工會優秀工作者”“省勘察設計管理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由于羊山新區建委承擔著新區市政道路建設、管網敷設配套、城市內河治理、環保監督監察、大氣污染防治、建筑行業管理等多項工作,涉及新區開發建設的方方面面,工作量很大,龔旭東作為建委的主要負責人,肩負的擔子很重。
    2011年5月,龔旭東剛剛到任,就接到一件棘手的工作:3個星期完成新五大道兩邊各20米的綠化帶建設任務。時間緊,任務重,龔旭東幾乎一天24小時都在現場坐鎮指揮,及時處理拆遷遺留問題,協調施工車輛,拉土方將近30萬方,連續奮戰20多天,按時保量地完成工作任務,保證了市政府主要通行道路通暢。
    “其實,新區有好多時限要求緊的工作,他經常加班加點。每天晚上總是走得很晚,天黑了,工地都下班了,他才開始踏上回家的路。但是,每天早上,他又是來得很早,多年如一日。”羊山新區建委副主任徐柳生先前在市建委工作時就跟龔旭東共過事,在新區建委又幫龔旭東義務開了一年車,對他的工作作風很是了解,“新區的建設任務一直很繁重,我也習慣了忙和累的工作節奏,但龔主任來后,我跟著他還是有些吃不消。”
    “旭東同志表面上平靜如水,但對工作卻是熱情似火,從來不講價錢,只求做到最好。”羊山新區管委會主任郭玉紅曾經是龔旭東的主管領導,對龔旭東的工作作風了如指掌。
的確,“做一件事要做到八八九九,一定不要七七八八。”一直是龔旭東干工作的標準。
    2012年夏天,我市創衛工作面臨省級驗收。為確保管轄的各工地環境衛生綜合整治效果,龔旭東只要有空就要到各個工地上走一走、看一看。在巡查的過程中,他發現某項目的建設工地總是整改不到位,施工現場負責人口頭答應好好整改,卻看不到行動。一天上午,下著大雨,龔旭東跟同事跑到工地上,當場把負責項目的房地產老板叫了來,耐心地擺事實、講道理、說要求,指出問題,現場解決,老板答應馬上整改。誰知道,第二天早上龔旭東去看時仍發現沒動靜。一向好脾氣的龔旭東急了,嚴厲地跟他說:“今天要是不把機械和人弄來,我們就不走了。”老板看敷衍不過去了,當天上午就組織人員和機械到位,下午就把整改工作開展起來了。為確保落實,龔旭東一方面安排專人駐守監督,一方面自己天天去跟蹤問效,終于在一個星期內整改徹底。
    又是一項艱巨的任務,2014年9月,信陽迎創衛“國檢”。龔旭東又發現兩個項目建設工地上的環境衛生出了問題,他還是采用了老辦法:把老板叫來。老板們不來,他就一直等到他們來。“不能因一個工地影響大局。”龔旭東對同事們說。那一次,龔旭東守到深夜12時多,一直到整改到位了才離開。
就這樣一個工地一個工地的抓落實,新區的創衛工作沒有斷過,龔旭東的腳步也沒有停過。
    “為了工作,他幾乎沒有按時就過餐。有時從工地回來晚了,他就在食堂隨便吃一點,有時食堂沒飯了他就不吃了,或者干脆連食堂也不去,用方便面將就一下,就又繼續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新區建委司機曹家興幾乎每天都要開車跟龔旭東下工地,非常清楚一心只有工作的龔旭東的生活軌跡。
    基層工作千頭萬緒,一項接著另一項。龔旭東總是以飽滿的工作熱情和強烈的事業心,身先士卒,事必躬親,真抓實干,緊張地投入到一項又一項工作中……
    近年來,新區建設突飛猛進,一座座高樓、一片片居民小區拔地而起。但同時,建設施工所帶來的揚塵污染飽受詬病,成為空氣質量下降的“幕后黑手”之一。在2016年大氣污染防治攻堅戰中,如何在保證新區項目建設進度和工程質量的同時,搞好揚塵污染治理工作,是龔旭東一直千方百計平衡的問題。工地是不是進行了裸土覆蓋、門口是否設有洗車池、施工垃圾是否密閉保存并及時清運……這些問題,龔旭東每天都要到工地檢查,對不達標的在建工地絕不放過。
    “去年夏天有一段時間我們每天凌晨2時上街,去抓拉土車,看有沒有車輛撒漏建筑垃圾,直到早上5時,龔主任就直接回辦公室了,連家都不回。”王宏業那段時間與龔旭東朝夕相處,看到他如此敬業,很是欽佩。
    正是龔旭東和同事們的辛勞付出,“鎖住”了工地揚塵,捍衛了藍天白云,還給了新區居民一個清新潔凈的空氣環境。
一樁樁一件件看似平凡的事,卻串起了同事們對龔旭東的深刻記憶:愛崗敬業,不畏困難,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這不是對他死后才有的褒揚,而是人們深深的眷念。
    情懷,在愛民為民中升華
    信念如山,真情不改。龔旭東對群眾始終充滿深情。
    接待來訪群眾也是新區建委的日常工作之一。只要是有事來找他的群眾,不管穿戴怎樣,談吐如何,龔旭東都會請他坐下,倒杯熱茶,熱情接待。他常說,老百姓要不是萬不得已,是不會來。
    每年過年前,龔旭東總會與家里“失蹤”一二十天,在單位會議室里“安營扎寨”。跟他一起“住”在單位的,有建筑工地的老板,還有等著領工資的農民工。龔旭東要在那里守著、盯著、催著老板們盡快把拖欠農民工的工資付給他們,好讓他們高高興興地回家過年。
    妻子擔心他的身體,打電話讓他回家吃口熱乎飯、洗個熱水澡,龔旭東卻說,“我不能走呀,我走了就‘鎮’不住了。”
    就這樣,老板們付清欠資的走一個,農民工領到自己辛苦錢的走一個。龔旭東就在那里陪著、 “耗”著直到年三十,餓了啃點方便面,晚上就蓋著羽絨服在沙發上湊合一夜。
    每年一下暴雨,也是龔旭東比較揪心的時候。
    2014年5月的一天,暴雨如注,白高廟小學由于地處低洼地帶,附近又都是建筑工地,沒有排水的地方,學校里的積水已經到達大人的腰部以上,孩子們困在里面出不來。龔旭東接到電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調來挖掘機臨時修了一條排水溝,及時排出積水,保證了老師和學生們的生命安全。“當時龔主任的衣服全部濕透了,連續幾個小時,他一直在雨中指揮,這樣的好干部讓我們很感動。” 負責新區道路養護工作的河南星通市政公司總經理閔立華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仍充滿感慨。
    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多,龔旭東少不了跟征地戶打交道。項目征地過程中,他始終把征地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堅持政策與感情并用,深入群眾反復講解征地搬遷相關政策,化解群眾心中的疑惑,打消群眾的顧慮。通過他和同事們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使得征地搬遷工作順利推進,保障了各項基礎配套項目建設的進展。
    同時,他對工程質量、安全問題從不馬虎,每天到管轄的各個工地看過后才放心。作為一名建設行業的資深“衛士”,他業務水平高,對工程質量的要求非常嚴格,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想要糊弄他根本不可能。
    對待同事,他總是和藹可親,寬厚待人。許東飛的父親病重,他去醫院看望;李勇耳膜穿孔到鄭州住院,他安排專人探視;同事在業務上遇到困難向他請教,他從不嫌煩,耐心解答;同事家里有事找他,他都盡全力幫忙;盡可能安排大家休假,自己卻從沒有休過假……
    從一名普通的測繪技術人員到新區建委主任,職位升高了,但龔旭東的心態始終沒變。身為建委主任,他天天與工程、項目、資金打交道,卻嚴于律己,以身作則。
    家里的親戚、朋友想找他干個工程,在工地上謀個小到刷墻的差事,他都一一回絕,就連自己的親妹夫想買個挖土機讓他給找點兒活干,他都沒有同意。
    “龔主任平時很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但他又很講原則,平時請他吃飯根本不可能。有一次他在工地上從早上8點多一直忙到下午1時,我提議去吃個工作餐,他就是不同意,說這樣違反規定,不能吃我的飯。”新申河東支二標段的現場負責人蔡易軒對龔旭東充滿敬意,“只要工程質量達到要求,找他簽字很快,但如果不達標,跟他說什么都沒用。他既懂專業又敬業,這樣的好領導走了絕對是我們建設行業的一大損失。”
    在工作上精益求精、力求完美的龔旭東,生活中卻非常儉樸。四個人一間的辦公室,一雙布鞋、一雙靴子、一把雨傘、一個白色安全帽、一個掉了皮的黑色公文包,辦公桌上一堆文件、圖紙和一個杯子,同事們清楚地記得龔旭東生前的工作場景。
    他的家,沒有奢華的家具,沒有時尚的家電,一張坐上去吱呀作響的鐵床,用透明膠布粘牢門的衣柜,“大屁股”老康佳電視,大部分家具都是他1994年結婚的時候置辦的,唯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前年買的玻璃茶幾。
    除了工作,龔旭東也有著難以承受的家庭重負。父母和岳父岳母都年邁多病,尤其是父親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做過3次心臟搭橋手術,唯一的妹妹也患疾病,女兒剛考上大學。父母需要他的照顧,女兒需要他的愛撫,妻子需要他的陪伴。
    但一個人的精力畢竟有限,扁擔挑水兩頭擱,顧得了一頭,顧不了另一頭。對群眾的深厚感情和對工作的責任心,使他對工作有永遠操不完的心,而對自己的一切常常都是顧不上,往后推,陪伴在親人身邊的時候更是少之又少。
    他不是不惜命,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頂梁柱。他不是不愛家,每次抽空回家都會讓父母歇著,給他們做些好吃的,看到妻子累了給她剪剪指甲捏捏背,對女兒更是呵護有加……
他從不麻煩別人,卻總是跟自己的親人“過不去”:大年三十才能回到父母身邊盡孝;女兒上初中后,僅帶女兒出過兩次遠門;很少能照顧到妻子,都是妻子照顧他……
    2016年秋天,他的老父親心臟病突發,被緊急拉到羅山縣人民醫院搶救。為了不耽誤龔旭東的工作,全家人都沒有告訴他。直到父親搶救過來一個星期后,龔旭東才得到消息,這個從未在人前掉淚、特別能扛事的漢子哭了。他抽了一個星期天,回到羅山,回到父母身邊,給父母做了一頓午飯。“那是我吃我兒給做的最后一頓飯。”龔旭東快70歲的老母親哽咽了。
不求聞達于莽林,不慕熱鬧于山嶺。長期的忘我工作,透支了龔旭東的身體。他用生命踐行了一個共產黨人的莊嚴承諾!
    生如夏花之絢爛,逝若秋葉之靜美。龔旭東走了。這位回族漢子在生命光芒正是激情綻放的時候,帶著對城建事業的摯愛,匆匆告別他的同事、親人和朋友,告別他深深眷戀的信陽山水、父老鄉親,用共產黨人的理想信念、忠誠無私、執著追求,用對黨的赤子之心、對人民的公仆情懷,用無悔青春和對工作的無限熱情,踐行著時代的使命和擔當,在信陽大地上譜寫了感人肺腑、催人淚下的生命壯歌,以一顆為民務實的初心,交了一張無悔的答卷。
    他的精神,必將感染一批又一批黨員干部……

(責編 :干部教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