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誠、干凈、實干、擔當”八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鑲嵌在潢川縣桃林鋪鎮胡橋村村部的辦公樓上。

       “這是老支書畢生的追求,也是黨對我們每個黨員的要求!”4月19日,胡橋村村委委員晏俊峰流著淚說,“老支書走了,但每天到村部一看到這八個大字,耳邊仿佛就響起老支書的話:‘只有忠誠、干凈、實干、擔當,才能為黨盡好責,為群眾服好務!’”

       “我沒事,你們繼續……”

       老支書叫王安松,一位有著48年黨齡的老黨員。2014年2月,從桃林鋪鎮國土資源所退休的王安松臨危受命,被鎮黨委任命為胡橋村黨支部書記。2018年12月14日15時許,正在主持召開全村黨員和村民代表大會的他,突發腦溢血倒在工作崗位上,被緊急送醫搶救。

       “‘我沒事,你們繼續……’這是老支書被抬上救護車時留下的最后一句話。”村脫貧攻堅責任組組長、桃林鋪鎮宣傳統戰委員高建平痛心地回憶說,“當時,我就坐在老支書身邊。”

       誰曾想,這一句,卻成遺言;此一去,竟是永訣!2018年12月15日凌晨6時59分,在武漢醫院搶救無效返回家鄉的途中,王安松的生命時鐘停在了66歲的年輪上。

       噩耗傳開,桃林鋪鎮上的老同事們趕來了,胡橋村的群眾趕來了,他的家鄉連塘村的老少爺們兒趕來了,十里八鄉他幫助過的鄉親們都來了……

       17日凌晨出殯那天,前來送行的隊伍排了幾里路長,鄉親們送來的花圈裝了好幾車。

       “沒有老支書,俺孫子現在還是個黑戶!”村民劉明生的老伴左子英說,孫子出生后,外地的兒媳婦沒有身份證,孫子辦不到出生證,上不了戶口,王安松帶著劉明生,找熟悉情況的村民寫材料,找接生的醫生出證明,找公安局的同志搞鑒定,找鎮里縣里領導批條子,前前后后忙活了大半年。“老支書沒喝過俺一口水,沒抽過俺一根煙……”說著,左子英又抹開了眼淚。

       “若不是老支書,李少富兩口兒肯定被埋在倒塌的房子里了,就住不上新房了。”村黨支部委員吳杰回憶說,2017年4月雨后的一天,老支書帶人在巡查時發現老黨員李少富家的舊房出現裂縫,當即安排人在屋外搭起臨時住所,幫他們夫妻倆搬出來。當夜舊房轟然倒塌。第二天老支書又帶人把老夫妻倆臨時安置在村部附近,直到建起新房子讓他們搬回去。

       “沒有老支書,俺現在還困在圍子里呢!”76歲的五保老人王正明說,他以前的房子四面環水,唯一進出的路是條窄塘埂,一到陰雨天,根本出不了門。老人說啥也不愿去敬老院住,王安松去找鎮領導要困難補助,找村建中心要危房改造指標,找關系好的建筑隊老板幫忙,終于讓王正明沒花一分錢,住進了馬路邊的兩間新房子里。

       “在老支書的張羅下,像王正明一樣的五保老人,全村前前后后有十多戶都住上了新房。”駐胡橋村第一書記、潢川縣政府辦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左方感慨地說,“他始終帶著滿腔熱情在工作。”

       “只想著自己痛快,還算啥共產黨員!”

       王安松1952年10月出生,1970年9月參加工作,1971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后擔任大隊干部、公社電影放映員、鄉公路管理站站長、鎮村建中心主任兼國土資源所所長,在鄉鎮任職期間,多次兼任連塘村黨支部書記、胡橋村黨支部書記。

       “從我記事起,只要街上逢集,總有村里人來找父親。不管誰有困難,他都會想方設法幫他們。”王安松的兒子王國勇回憶說,父親退休那天,全家人商量好要讓他和母親好好享享清福,還叫來妹妹妹夫幫著勸說父親,想讓他帶著母親到全國各地走一走看一看,好好玩幾年。

       然而一晚上都沒開腔的王安松,退休第二天一大早徑直去了胡橋村,臨走時只給兒子和老伴撂下一句話:“只想著自己痛快,還算啥共產黨員!”

       當時的胡橋村,前任黨支部書記因故被撤職,村“兩委”沒了“主心骨”,大小事務無人管。村部五間平房塌了頂,只好租用旁邊村民的一間房子來辦公。

       “我們都是貧苦人出身,知道老百姓的苦。當個村干部,就得‘上讓領導放心,下讓群眾滿意’。”吳杰說,這是王安松上任后常掛在嘴邊的話。王安松還說:“胡橋的事無論大事小情,你們盡管來找我。我解決不了的,我幫你們跑鎮上、找縣里,不用你們到處跑……”

       “老支書不管什么事都沖在前面!”晏俊峰的手機中至今保存著一張照片,烈日下,王安松和一群年輕人站在瓦礫遍地的村部廣場,敞著衣襟,背心上的汗漬依稀可見。

       村里的鄉親們忘不了老支書,他走村入戶,動員大伙兒發展蝦稻共作;他晝訪夜談,宣講扶貧政策;他踏著泥濘,逐一丈量新栽植的樹距是否合規;暴雪來襲,他指揮機械上路除雪,打通鄉村每一條道路……

       “我是黨員,是黨支部書記,不能當逃兵!”

       “多好的一個人??!這些年為村里可是操碎了心。”余云芳老人抹著淚說,“他咋就不知道累呢?”

       在王安松的帶領下,新修了村部,新建了文化廣場,胡橋村從一個落后村,變成了全鎮綜合考評一類村,“優秀脫貧攻堅責任組”“綜合工作一等獎”“人居環境綜合整治先進村”等金燦燦的獎牌端端正正地掛在了村部會議室里。

       ▲王安松(左二)在胡橋村村部重建工地現場上

       一份“胡橋村脫貧攻堅工作情況匯報”材料上,記載著這些數據:2017年貧困戶危房建設全部高標準完成;貧困戶醫療保險、大病救助全覆蓋,輕度慢性病救助卡全覆蓋;貧困戶4戶9人上學全部落實了教育補貼;殘疾人無障礙用具已發放到位;2018年脫貧21戶34人,貧困發生率0.8%……

       與王安松一起工作近30年的鎮國土資源所所長劉志強回憶:“去年他曾在幾次閑聊中和俺說起身體吃不消了,可正值脫貧攻堅戰的節骨眼上,他說:‘我是黨員,是黨支部書記,不能當逃兵!’”

       “‘忠誠、干凈、實干、擔當’這八個大字,就是老支書當時堅持要裝到村部樓上去的!”鎮黨委書記晏楠如此評價這位老黨員,“他把這八個字刻在了心里!”

       在王安松的工作筆記上,最后一頁寫著:下一步工作,振興鄉村,危房拆除,在沒有接好水管前,每個自然村指定凈水供水點,等待水管配套……

       拿著父親的工作筆記,同樣是共產黨員的王國勇說:“我理解他,支持他,他用生命踐行了入黨誓言,為我樹起了榜樣!”

(責編 :屈子娟 )